音玉沧🍵

博晴热恋中,甜食系,不生产玻璃渣和刀。
只要我还没爬墙,我产的粮就绝对专一。
我乃沧海一粟,本应善对苍生。
喝茶老人兼甜食系女子阿音
为自己代言(´・ω・`)ノ🍵
微博@草莓奶油七瀨陸蛋糕捲

[博晴]和草物语(现代ABO)1

☆现代背景设定,ABO设定,AO

☆甜的


“这个人身上散发着好甜好甜的味道啊……”

“难道是信息素的味道?怎么会这么甜?”

“一个beta怎么会有这么甜美的信息素味道?他……”

身边的那些声音渐渐刺耳起来,他抱住自己的膝盖蹲在地上,竭尽全力去压抑从自己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味道。他从自己的臂弯里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一个个只有腥红血口的扭曲黑影。

他必须逃离这里,他必须保护好自己……

“他不是beta,他是个omega!”有人高声惊呼,声音中糅杂着难以抑制的兴奋和狂躁。

蹲在地上的人闻言猛地颤抖了一下。围住他的黑影们纷纷伸出手想要将他从地上拽起来,他挣扎着,怒目圆瞪,奋力挥着臂膀,踢动着双腿,想让自己从中解脱出来。可那些黑影的力气比他大很多,不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挣脱开。

他还不能就此陷入泥沼!如是想着,他蜷起手指反手对着抓住他小臂的那只手狠狠一挠,硬是挖下了几块血肉,手的主人吃痛惊叫,他趁机挥臂挣脱出一条手臂,又对着其他抓住他的手臂狠抓。

黑影们似乎对这个凶神恶煞般的omega有所忌惮,但他散发出的甜蜜的信息素又驱使他们步步紧逼上前。他奔跑着——朝向漆黑的,漆黑的道路的尽头。身后那些乌黑蠕动的手臂伸长扭曲,紧追不舍。他不敢向后看,他怕一旦看到身后不计其数的不轨之徒,自己会坚持不住,会失去希望。

所以只好一个劲地往前跑,即使他看不见前路在何方。

晴明从小憩中醒来。耳边传来叮铃清脆的风铃声。今天下午起风了呢。

“吱呀”,黑木制的店门被推开,二三高中生模样的少女说笑着挎包进店。晴明不动声色地挺了挺腰,放松了一下长时间趴在桌上而有些酸痛僵硬的腰肢。

“欢迎光临。”他起身道。

少女们露出甜美可爱的笑容,向他打招呼。这些beta女孩是附近女校的学生,放学后时常会来他的店里光顾。他在这个不算繁华也不算简陋的小镇里开了一家和菓子店,很是受附近居民的喜爱。

“店主先生,今天的新品是这个小鱼吗?”少女指着橱窗里的和菓子问道。

晴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点了点头道:“是的。这是鲇,内馅儿是求肥,不是很甜。过去人民会在鲇鱼渔期过去后做这种点心庆祝,是很适合夏天的一种和菓子。”

少女们点点头,端详片刻后说:“真可爱,请给我们包两个好吗?”

晴明动作轻盈地为这几位小顾客包好点心,结了账后目送她们离开:“欢迎下次光临。”

他居住的这个小镇与世无争,难能可贵的是这里治安良好,居民多数是性情纯良的beta。和东京那种大城市相比,这里安静又干净,晴明住得很是舒服。

话虽如此,其实他原本不是这个小镇的住民。五年前他独自搬到这里,靠自己的手艺开了这家名叫“时雨”的店,自力更生。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孤身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开始全新的生活。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也没有人会问,因为这里没有与他相熟的人。

不会有任何人在意他,就算哪天他从这个小镇消失了,大家也只是会说,这家店不开了啊。这很好,也正是晴明想要的。

晴明看了看窗外,想了一下还是将敞开的窗户关了起来。“吱呀”一声,店门再次被推开,进店的女孩和刚刚那几位客人穿的是同样的制服。晴明回头看了看,笑道:“神乐,好久不见。”

神乐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将书包放在旁边的椅子上。“三天不见,晴明。抱歉我这几天都没来,我哥哥回来了,我想多陪陪他的。”

晴明笑笑,从里屋取出新鲜的两三只鲇,轻轻摆放在青色的瓷质小碟中,想了想又取了两片浜边波摆放在鲇旁边,看上去那几条鲇仿佛在青蓝的水波中游曳,甚是可爱。

他将和菓子呈到神乐面前,又给她倒了一杯大麦茶。神乐算是他的老客户了,这个女孩很喜欢他做的和菓子,几乎每天都会来。她不光是来吃的,偶尔还会给晴明一些意见和建议:比如她正含在嘴里品尝的浜边波,其甜度就是听取了她的意见调整的,很是受客人的欢迎。

“你哥哥回来了?太好了,你很想他吧?”晴明说。

神乐口中含着糖,点了点头:“他已经去意大利出差两个多月了,不过,前几天回来,比预算的时间还早了点。”

“挺好的,不是吗?”晴明笑道。他只是听神乐说过,她的哥哥是名军人,常年忙碌,时刻奔波,留在家里的时间很少,更不用说陪伴家人了。

“对了。”神乐将浜边波吃完,舔了舔手指上遗留下来的糖渍,“我想带我哥哥来这里常常晴明的和菓子,可以吗?”

“荣幸之至。”晴明微笑。

晴明想,这个女孩最重要的家人,一定会是和一个她一样的干净亲切的大男孩,就算穿上军装也一定会给人以亲和的感受。他有自信以微笑迎接每一个客人,更何况这座小镇上的居民多数都是beta,容易相处得很。

“他一定会喜欢晴明的和菓子的。”神乐拎起书包起身,“那么明天见,晴明。”

“明天见。”

神乐离开时,已经是日暮西陲,群鸦归宿的时间了。晴明的店一般都是六点闭店,这之后的时间要用来制作和菓子。神乐来的时候会稍稍延迟一段时间再闭店,他对这个小顾客很是照顾。

当晴明在店门口挂上打烊的小木牌时,突然感觉胸口一沉,有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了似的,他慌张地来回张望,确认四下无人后踉跄着回到店里,在内室的储物柜里翻找出一小瓶白色的药丸,屏住呼吸稳住手,小心翼翼地抖出两粒,连水都来不及去倒,硬生生将两粒药丸吞了下去。

最近热潮来得毫无预兆,让他自己都有些猝不及防。晴明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叹了口气。他已经二十三岁了,这样一直用药物拖着也不是办法,如果哪天他真的不能控制自己,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五年前他迎来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名为“发情期”的日子,那三天里他用大量的药物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在家里泼了储备起来的所有醋酸以掩盖自己的气味。他一个人住,和邻居没有太大的交集,认识的朋友也都不知道他的性别,他无人可以依靠,只能窝在角落抱住自己的双膝,将头埋进去,依靠自己。

他是个天生的Omega,自出生起他的父母就为了隐藏他的性别做了许多努力,但自然生理的发情期谁也躲不过,晴明也不例外。但是他从来不是屈从于命运的人,所以他想尽一切办法将自己隐藏起来。太过秀美的面容让身边的人许多次怀疑他的身份,但他的气息他的性格他的行为都在告诉他身边的人,他是个普普通通的beta。

他和其他beta一样生活,学习,打工。这样的常态一直保持到他十八岁那年的盛夏,他听到耳边越发放大的蝉鸣声,聒噪到几乎要冲破他的耳膜。他也听到自己身体里什么东西破碎溢出的声音,那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无比的弱小。

他真不该自己一个人到东京来上学,如果待在京都,如果这个时候身边有父母,也许事情会更简单化一点。他胡思乱想着找抑制剂,呼吸已经开始不稳。他不知道自己的气味会对周围的alpha造成多大的影响,他必须先稳定住他自己。

也就是那天起晴明开始在意甜的东西,他想那些甜的东西应该可以掩盖住他的味道——他的信息素的味道。

他在读完了四年大学后回到了京都,他的故乡,但这是他的父母早已去世多年。晴明离开他长大的小镇,去了京都下的另外一个不出名的小镇上,也就是现在他在的地方,选择开始新的生活。

忘记他该死的性别吧,在这里他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和菓子店老板。

他从橱窗里拈了一小块糕点在手上把玩观赏。那是一只小小的软白兔子,可爱得不像话,晴明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不管是外形还是味道,都无懈可击。这么想着,他将那只小白兔子递到唇边,微微启唇,准备咬下去。

而好巧不巧,就在他微张开嘴的时候,店门被推开了。晴明将目光挪过去,看见那个一身滚金边黑色军装的高大男人。

晴明心里一惊,却面不改色柔声道:“先生,今天小店已经打烊了,您请明日再来吧。”

男人一愣,有些窘迫地站在门口挠了挠头,说道:“我……很抱歉打扰了,我就想带一点和菓子回家,能方便一下吗?”

晴明见这人风尘仆仆的样子,想来是刚外出回来,想给家人带点礼物。思及此晴明微微笑了,点了点头。男人明艳如霞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喜色,他道了声谢便靠近橱柜挑选起点心。他微弓着腰,手指摩挲着下巴,像是在认真思考究竟应该带点什么回去。

晴明看着人面容年轻,应该是个新兵。他的前发有一片红色的挑染,明亮得就像天边的晚霞。晴明笑了笑,静静等待这位迟来的客人挑选好他的点心。

“这些和菓子做得很漂亮啊。”男人赞叹道,“是手工的吗?”

“是的。”晴明回答道。男人嗯了一会儿,指了几种表示各拿两个打包,晴明动作轻快地给他装好,在接过点心时男人的鼻翼动了动,随后微笑道:“老板你身上的薄荷香水很好闻啊,我很喜欢。”

晴明闻言双手一抖,险些失态。他抬头笑道:“谢谢,欢迎下次光临。”

男人表示了他的感谢,拎着几盒和菓子离开了。晴明见他离开,便毅然决然地收拾好店门口,将门死死锁上。

他像以前一样窝在墙角,双手环住自己的膝盖,将头深深埋在腿间。这是他最安全的姿势。

那不是他的香水味。经营和菓子店的人从不洒香水。

那是他特有的味道。

那是他的信息素的味道。


这个是之前的之前的之前,我700粉的时候的点梗[沉默

时隔多年终于得见天日……

既然是ABO,当然会有车。我不怎么写ABO,这大概会是我写的第一篇也是唯一一篇博晴的ABO吧_(:з」∠)_

博雅是住在一个几乎全是beta的小镇的一个傻乎乎的alpha

骗更x

评论(33)
热度(551)

© 音玉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