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玉沧🍵

博晴热恋中,甜食系,不生产玻璃渣和刀。
只要我还没爬墙,我产的粮就绝对专一。
我乃沧海一粟,本应善对苍生。
喝茶老人兼甜食系女子阿音
为自己代言(´・ω・`)ノ🍵
微博@草莓奶油七瀨陸蛋糕捲

[博晴]和草物语(现代ABO)8

8

确认了恋人关系之后,晴明倒也没觉得日常生活有什么变化,每天早上他还是会按时开店,每天傍晚也会按时闭店。他的生活很有规律……

偶尔迟到也是有的。

七月的炎热蔓延到九月的开端。大概是在跨越磨人甜美的八月时,源博雅被他的恋人迷昏了脑袋,走到哪里仿佛都能嗅到迷人的薄荷香。

晴明不太喜欢闷热的天气,所以“时雨”的温度一向保持在二十摄氏度左右,推门进去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凉风,混合着源博雅最为熟悉的薄荷香,很是舒服。

因此有的时候,源博雅能在店里赖一整天,从清晨到傍晚,从晴明开始着手做点心到他收拾店铺,并乐此不疲。

“你可以不用天天都来我这里的。”晴明有时候也会劝他去和老朋友见见面,喝喝酒,“你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别浪费了。”

“和那群臭小子去喝酒才是浪费时间!”源博雅反驳,“哪有和你在一起来的舒服。”

晴明便只是笑。

其实就他自己而言,也是想多和源博雅在一起的,他说源博雅没什么时间,其实他自己也是。

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

“现在已经九月了,神乐也开学了。”晴明整理着餐具,背对着源博雅说,“你的休假请到了什么时候?”

源博雅则轻手轻脚来到他身后,伸开双手环住他的腰,下巴搁在晴明肩上,微微笑。“十月吧,我也可以申请延长啊。”

“别,遵守军纪。”晴明笑着耸了一下肩,像是在提醒他,“那下次什么时候回来?”

“这我可说不准。”源博雅诚实道,“你要是想见我了,就给我打个电话,不管在哪儿我都会飞奔过来的。”

“用嘴皮子飞奔过来吗?”晴明取笑道。

源博雅闻言也笑了,他抱着自家恋人的腰,尽量不妨碍他工作。

前些日子那些对晴明有非分之想的臭小子又来找过晴明,被源博雅释放出来的明显带有敌意的信息素吓退。就算是热血澎湃的年纪,beta们也知道论体术力量是自己是比不过alpha的,更何况是一个军人alpha。

晴明看在眼里,待几个人走了才笑出来。“瞧你,跟个被夺食的豹子似的。”

“那些人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跟你说!”

“哪有这样说自己同学的?”晴明笑道,“他们对我什么想法,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那你还!”源博雅有点生气,眉头皱成川字,话还没说完却被晴明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唇上。

面前的美人眉眼弯弯。“这不有你吗?”

大型动物很好哄,一句温柔似水的话,一个暖融融的笑容就能抚顺他的毛。见自家恋人笑眯眯得像颗糖果,源博雅没忍住便张口咬了一下他的手指,然后拉过他的手,轻轻一拽就将晴明拽到了他怀里,顺势低头便吻上了他柔软的唇。

还没来得及感受,源博雅就感觉到自己又被晴明咬了一口。

“嘶!”源博雅倒吸一口冷气,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他。

“我做生意呢!”晴明佯怒道,“不给钱就想占便宜啊?想得美。”说着摆出一副精明商人的样子,冲源博雅伸出手。

源博雅伸出舌头舔了舔嘴上的伤口,笑嘻嘻地拉过那只手,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脸颊上。

“给你了。”

“我才不要。”晴明想要缩回手,源博雅用力却大,他收不回来。

“人给你,心给你,以后的工资卡也给你。”源博雅笑了,“我家在舞鹤还有一处地产,也给你了。”

“那你真大方……”晴明笑着摇摇头,“人和心我收下了,其他的你自己留着吧,我自己还是能养活自己的。”

“嗯……”源博雅想了想,“可是你把我要走了,我的所有的东西都得归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啊……”晴明只是无奈地笑,然后趁着其他人不注意,轻轻落了一个吻在他的脸颊上。

今天源博雅又想起来那天的事,便提起来:“我说我家有个老房子在舞鹤是真的,以后我退伍了我们就过去住吧?”

“说什么呢,你才多大就打算退伍了?”晴明回道。

“反正老大不小了,我就想天天和你在一起。”源博雅这话说得像个三岁的小孩子,晴明听了不禁想笑。

晴明放下手中清洗好的盘子,转过身也回抱住源博雅,笑道:“人说爱情使人盲目,看来我有必要好好反省自己了。”

“反省自己为什么这么好还是什么?”源博雅笑了。

日渐西垂,渐行渐远的夏天留了一丝热度在风中,慵慵懒懒地透过窗缝,将季节的问候抹在两人相连的手上和唇上。

 

其实晴明一直在思考,应该怎么对源博雅说抑制剂的事。最终标记已经形成,倒也不用担心会有其他人对他图谋不轨,但长期使用抑制剂抑制发情,晴明隐隐约约也能感觉到自己发情期的失调。前些日子也是,和他以前记录的时间差了不少,让他很是担心。

……还有就是药物使用过量的减寿问题。这个才是晴明最头疼的。

他和源博雅坦诚相待的那天就说过了以后会一点一点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他,但有些事真的很难开口,他不是怕源博雅生气……而是怕他会担心难过。

不过源博雅也是个迟钝的,交往这么久他都没发现晴明的发情期迟迟没来……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三天两头就要撩拨自家恋人一下,时不时还要折腾他到很晚。

晴明找不到开口的时机。于是他想,就顺其自然吧。

秋老虎不会放过这个小镇的任何一个角落,但此时的蝉鸣却没有夏天时那么激烈,从寒蝉还是可以找到秋天的痕迹的。风中带来的气息也柔和了许多,不似盛夏时那么焦灼,多了几分沉稳。

夏时已过,秋日将至。四季轮替,自然之理。时过境迁能长久留存的只有风和阳光,从来都不是世间过客。晴明对此最清楚不过,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无比依恋源博雅的怀抱,源博雅的温度,源博雅的吻,和他给予自己的温存。可越是依恋,就越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晴明有时候也会自己我反思,他以前一直是办事麻利的,怎么遇上源博雅就什么都被打乱了?

夏天的热度最终彻底消散在九月中旬的风中,随之而来的还有军部发来的诏令书。

“我以为不会那么快的。”源博雅苦着一张脸,甜糯的和菓子也没把他的表情救回来。

“既然是工作,就赶紧回去吧。”晴明沏了杯热茶递给他,“我等你回来就是了。”

“我会尽快……”源博雅说了半句突然住口了,他接过茶吹了吹抿了一口,不再继续说了。

“尽快什么?”晴明问。

“没什么。”源博雅抬头笑道,“我还没在家待够呢……”

晴明虽不舍,但谁都有难以推脱的困事,他自己也不例外,便也不会说些“多留几日不行吗”之类的话来难为源博雅。

“等你下次回来,我再告诉你一件关于我的事,怎么样?”晴明单手托腮,微微歪着头轻笑道。

“不能现在说吗?”源博雅好奇道。

“给你留个念想。”晴明回答,“万一你去了就把我忘了,我岂不是亏了?”

源博雅起身,在自家小老板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他笑道:“我还怕留个这么好看的恋人在这里会被别人拐跑呢。”

晴明闻言也是轻笑,他抬起头,柔软冰凉的唇覆上源博雅的。

“一路顺风。”

“等我回来。”

送走源博雅之后的几天晴明还是一如既往地经营着他的小店,早上按时开店,傍晚按时闭店,迎接客人,送走客人……这本就是他的日常,只是这个夏天他的生活中多了一个源博雅。

有人相伴着实是件不错的事情。难怪他的故友让他去找一个他爱的人。

秋天的夜晚难免有些降温,晴明锁好了店门后觉得有些冷,便匆匆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像平时一样洗好了澡准备上床睡觉,可洗完澡后却觉得热了。

热到让人无法忍受的那种……他最熟悉的燥热。

晴明心里一沉,他想他前些日子就开始紊乱的发情期终归没有放过他。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只要像以前一样服用抑制剂就可以了。

晴明找出装抑制剂药粒的瓶子,叹了口气。是他准备不周,抑制剂的量不够了。

少就少点吧,总得把这波燥热压下去。晴明趁着自己意识还清醒,匆匆吞下药粒。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忍一忍就过去了。

像以前一样,忍一忍就过去了……晴明想着,身上已经被汗水浸湿。发情期本就难受,更不用说要硬忍着情欲熬过去了。有伴侣的omega可以靠伴侣alpha渡过难关,但源博雅远在东京,他根本不能向源博雅求助……远水救不了近火,他也不想让源博雅白白担心。

晴明屏住呼吸倚靠在墙上,试图用墙壁的温度降低一下他身上的火热。他现在整个人软得像一滩水,意识模糊到随时可能昏死过去,但他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过去,因为这个时候的他最没有防备,万一被人发现将不堪设想。

他也不想活得这么辛苦。

他也想更自由些。

不公、愤怒、无奈……这么多年来的负面情感他都深深埋在心里,用笑容去掩盖它们,所以在外人看来他是淡然的,是安静的。可是很累。

直到遇到源博雅他才渐渐将自己的感情一点点释放出来。

“晴明,笑一笑嘛。”源博雅会这样对他说,“别像对待客人那样对我笑,看着我的眼睛。”

“用心笑笑嘛。”

博雅……晴明瘫在床边,湿得像刚被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他想着源博雅的笑容,想着源博雅的声音,想着源博雅对他说过的话,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持一丝理智。

“你要是想见我了,就给我打个电话,不管在哪儿我都会飞奔过来的。”

博雅……

晴明迷迷糊糊地摸到放在枕边的手机,颤抖着手指拨下源博雅的号码。

就算见不到……听听他的声音也好。晴明咬住下唇,内心的酸楚暗潮翻涌。

“喂?晴明?”电话接通。

晴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是他……这是他最熟悉的声音。

他又长长地吸入一口气。他知道这个时候房间里已经满是他的信息素味道了,浓郁到足够让一个成年alpha发狂的程度。

说句话。晴明对自己说。

“博雅……”开口却染着哭腔。

“晴明?怎么了?”源博雅在一头笑,“想我了?”

想的……很想。晴明尽可能地控制自己的喘息,颤着声音“嗯”了一声。

源博雅似乎笑得更开心了,声音里都染上了笑意。

“我也很想你。”

晴明忽然哭了。他自己也分不清这究竟是因为难以忍受发情期才落下的生理盐水,还是因为深藏在心底的某种感情作祟。

他以前会自己忍受,在发情期的痛苦中独自煎熬。

他以前没有对谁诉说过想念……也没有谁会对他予以回答。

现在他有一个愿意给他以爱的人,和他怀着同样的心情,即使相隔千里,也能一线相思。

“博雅……”他用虚弱的声音开口呼唤他的恋人。

“救救我……”


本来想开车的,想了想还是卡着吧

源博雅你醒醒,该去救老婆了[bushi

评论(28)
热度(347)

© 音玉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