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玉沧🍵

博晴热恋中,甜食系,不生产玻璃渣和刀。
只要我还没爬墙,我产的粮就绝对专一。
我乃沧海一粟,本应善对苍生。
喝茶老人兼甜食系女子阿音
为自己代言(´・ω・`)ノ🍵
微博@草莓奶油七瀨陸蛋糕捲

[博晴]和草物语(现代ABO)11

❤前排提醒,本章正文完结

11

春樱散去之时,夏风临来之际,京都晴空万里。

这座城市承载着多少年来的温柔和沉静,诉说着几多耳熟能详或不为人知的故事。京都温柔地包容着一切,将所有的往事都随风和花带向远方。

有人在风中欢笑,有人在风中落泪。这座城市悲喜不一,却平静如泉。

住在这个小镇的人们都知道,过了木桥之后直走的第三个小巷子里有一家名叫“时雨”的和菓子店,那家店的店主是位相貌清隽的年轻男性,他做的和菓子带着季节特有的柔和,会让每一个食客都感受到来自心灵深处的宁静。

这里是京都舞鹤的一处小镇,宁静的,无人知晓的小镇。

年轻的店主在为客人续杯,偶尔来了一位新客人,也会静静地站在橱柜前等待店主先生过来,这里的人们安静又耐心,温柔得就像春天的和菓子。

“您需要些什么呢?”店主微笑着问。

客人端详着橱柜里鲜艳可爱的和菓子,一时不知该选哪个。这位姑娘抬起手指向小瓷碟上摆着的小鱼形状的和菓子问道:“这个也是和菓子吗?”

店主点点头:“这是鲇,是属于初夏的和菓子,内馅儿是求肥,不会很甜。”

小姑娘听完抿唇笑了,兴许是觉得这个点心可爱得紧,没犹豫一会儿就指着小鱼道:“请给我这个,要两个。”

店主盈盈笑着,将鲇包好,小心地递交给这位客人。小姑娘接过纸袋,注意到店主左手上那枚朴素却看上去很昂贵的戒指。

戴在了无名指上,这位店主先生已经结婚了呢。小姑娘像是发现了什么秘辛,眉眼弯弯地道谢结账,欢快地离开。

他在这个小镇已经住了有三四年了,习惯了这里的天气,习惯了这里的人们,晴明觉得这里很舒适。

“哎呀晴明先生,早上好啊。今天就您一个人啊?”有相熟的邻居进店问好,笑容可掬。

晴明也回以微笑:“早上好,西川先生。博雅的话……应该很快就会过来的。”

“平时的话,源先生可是会和您一起来的,今天这是怎么了?”邻居笑眯眯地问,邻里都知道源氏夫夫感情极好,平时早上来看店都是一起的,几年下来感情都不见淡,恍惚几年如一日。

晴明闻言苦笑着耸了耸肩,道:“其实……”

门外传来喧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对父子。

“你这小子,给我老实点,别瞎闹腾!”

“唔……不要!放我下来!”

晴明听到声音,笑笑走出柜台,将门推开,有些无奈地唤了一声:“明雅,过来。”

刚刚还在闹腾的小男孩听到声音立马安静下来,左扭扭右扭扭挣脱出自家父亲的怀抱,迈着小碎步往晴明身上扑。

“爸爸!”源明雅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晴明眼角眉梢的笑意暖柔柔,他将自家儿子搂进怀里,抱了起来。

望着这一家三口的邻居先生和气地笑了。怪不得这位来得晚,敢情是在家折腾儿子了。

源博雅气结,这臭小子在家一个样出门一个样,面对他一个样面对晴明又是另外一个样,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撒娇的本事,窝进晴明怀里就不肯下来了。

晴明抱住自家儿子,捏了捏他柔软的小屁股,又忍不住在他脸颊上亲了两口,笑道:“怎么了?父亲欺负你了吗?”

源博雅闻言立马瞪大眼睛给自己辩解:“我没有!谁会欺负个小孩子啊?!”

源明雅吸吸鼻子,小脸儿一皱,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父亲欺负我!”说罢又将脑袋埋回晴明怀里。源博雅恶狠狠地将小家伙从自家爱人怀里拎出来,摆出一副“今天我非制裁你不可”的架势,惹得晴明在一旁哭笑不得。

源明雅一个劲儿地蹬着小短腿,源博雅则十分聪明地将胳膊伸直,小家伙愣是踢不到他,又下不去,急得小脸通红。晴明在一旁看着这父子俩打打闹闹,也是习惯了,只觉得可爱,掩着唇笑得乐呵。

见自家爱人在一旁看热闹,笑得眼角眉梢弯弯如月,源博雅忍不住捉住他的手,飞快地啄吻了一下他柔软甜蜜的唇。晴明被他一吻,愣是没反应过来,待他反应过来,羞红着脸四下张望,发现客人们都没在看他们时,他才放下了心,举手就给了源博雅一个脑瓜崩儿。

“这么多人看着呢……”晴明小声嘀咕道,“还有不是说好了不在儿子面前这样做的吗?”

“没忍住,谁让你这么好看。”源博雅也不去揉脑袋,刚刚晴明那一下弹得轻,酥酥麻麻的没什么痛感。他舔了舔嘴唇,像是想再来一次。

“爸爸我也要亲亲!”源明雅鼓起脸颊挥舞着双手,源博雅被他吵得烦,刚准备教训他,就见晴明上前又把源明雅抱回自己怀里了。占领着晴明怀抱的源明雅看了一眼在一旁呆站着的源博雅,炫耀似地冲他吐舌头。

晴明在自家儿子香香软软的小脸蛋上又印下了几个亲吻,笑盈盈地抱着他进了柜台里面,指着橱柜里造型精巧可爱的和菓子,一个一个告诉他名字。

源明雅生得一副乖巧可爱的面容,若要说,他五官精致像晴明,现在还年幼,尚未长开,白白嫩嫩的像个糯米团子。但眼角眉梢间稚嫩的英气却遗传自源博雅,且源明雅一头乌亮的黑发,以及明阳烈焰般的眼睛,也都是遗传自源博雅。孩子长得漂亮,又乖巧听话,任谁见了都喜欢,忍不住会逗他两下。

晴明曾抱怨过源博雅基因太过强大,他辛辛苦苦生的儿子竟然就只有眉眼像自己。源博雅表示无辜,说他努力了那么多回就这小子中了头奖,要是能让他选他巴不得儿子像晴明的。一番话逗得晴明直乐。

源明雅趴在晴明怀里打哈欠,许是晴明怀里馨香又舒服,让孩子起了困意,他伸出小肉手揉揉眼睛,刚打算闭上眼睛,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个激灵精神了起来,直起小腰板仰脸道:“爸爸爸爸,今天说好了要一起去公园的!”

晴明揉了揉儿子柔软的发顶,应道:“嗯,说好了的,不会忘的,等下午我们一起去。”听了这话源明雅才安下心来,又打了个哈欠,挪了挪身子睡在自家爸爸怀里。

看着怀抱孩子的晴明,源博雅站在一旁浅浅笑。几年如一日,刚刚搬到这里时的事情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京都府管辖内的舞鹤宁静又安稳,是源博雅的老家。他的父母在舞鹤留了一处老房子给他,可以说是他最贵的一处财产。三年前他毅然决然选择退伍,带着晴明搬到了这里,打算从此过安生日子。

没想到刚搬来过了没有半年,源博雅的二人世界就被晴明怀里的那个臭小子破坏了。为了躲开政府和军方的目光,源博雅特意不辞辛苦将八百比丘尼请了来,给晴明调养身体的同时也照顾一下他肚子里的娃。庆幸的是这小子在晴明肚子里的时候没怎么闹腾,虽然生他的时候闹了点事情,但好歹有惊无险,父子平安。

远在东京上大学的神乐听闻自家嫂子平平安安生下了源明雅,不远千里跑回来,说什么也要看小侄子一眼。

“虽然我听说刚出生的孩子都很丑,但没关系,晴明长得那么好看,这孩子以后一定也会很好看的。”神乐抱着自家侄子微微笑,“你说是吧,博雅?”

源博雅点头,自豪地说是。他娶回家的老婆有多好看他最清楚,虽然他比起儿子更想夸自家爱人,但想着神乐还在这,他也不好多说,就怕以后神乐说给晴明听,晴明要恼羞成怒的。

等这孩子再长大些,就可以判别出来他的性别了。不论是alpha还是omega,他弥足珍贵的家人,他一定会用这双手保护好。源博雅在儿子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下定了决心,他的爱人,他的儿子,他的家人……都由他来保护。

其实刚搬来这里的时候,晴明和他都是没工作的。源博雅一个戴功退伍的军人,以前的工资就够养活一家老小的了,晴明经营和菓子店时存下来的储蓄金也足够用,他们俩本可以悠悠闲闲地过日子的,晴明却不乐意,仍旧选择将他的和菓子店开起来。

晴明说,不是在乎赚钱的多少,而是想保留一份回忆。

“那你继续做和菓子店的老板,”源博雅闻言笑着说,“我永远都是你的客人。”

“以前就只是一个和菓子店的小老板,现在又多了一个身份。”晴明那时难得主动亲吻源博雅,他浅笑着,指尖拂过源博雅的耳垂,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我现在还是你的夫人,源先生。”

他们的婚礼没有邀请其他人,只有关系极为亲密的几位朋友前来道贺祝福。源博雅为晴明戴上那枚戒指时大概用了毕生最温柔的力道,许下宣誓词之后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后来他和晴明说起,晴明也是笑着说了一句:“我也是。”。

初夏午后的风微微热,带着青草和泥土特有的芳香。从枝叶间零漏下来的碎光有些晃眼,暖洋洋地挠在行人的心上。小木桥下流水潺潺,低下头细细找的话,能够看到河水里时隐时现的鱼。源明雅一手拉着晴明,一手握着桥栏杆,探头往下看。

“啊!爸爸你看!有小鱼!”像是找到了什么珍宝似的,源明雅指着水面笑个不停,他回头看向身旁的人。

晴明也微微探头看去,确实看到了几尾小鱼。“明雅很厉害呢,一下子就找到了。”

被最喜欢的爸爸夸奖了的孩子笑得更灿烂了,他还想再找些什么东西邀功,抬头却看见站在不远处树荫下的父亲。

“爸爸,你看那边,父亲来了。”源明雅拽了拽晴明,想要往那边去,“我们快走吧!”

源博雅刚从家里把儿子的帽子拿回来,刚站定就看见自家儿子拉着晴明往这边过来。阳光和风都是微微暖的,拂过他的脸颊和发梢,将轻轻柔柔的一个吻落在他的心头。

这样恬静又安然的日常,正是他想要的。

他愿意为了他的爱人放弃一切,只为和他共度余生。

一大一小两个人来到他面前时,恰巧有风撩起晴明的前发,晴明伸出手将那一撮头发别到耳后,对他柔柔地笑。

第一次见他好像也是这样的初夏。

源博雅将帽子一把盖在儿子脸上,伸出手扶住爱人的后脑,将眼中心中所有的爱意与笑意都化作一个吻,就着暖融融的碎光,印在了晴明柔软的唇上。

晴明的眼角眉梢都染着笑意,他迎合着源博雅的吻,双手落在他的腰上。

第一次遇到他好像就是这样的初夏。

他意识到自己的爱意比较晚,但也许他和源博雅的物语,早在初夏的那一次相遇时就已经开始了。

所幸他们没有错过彼此。

风里带着初夏的柔情暖意,带着青草和泥土特有的芳香,带着甜蜜的和菓子的味道,悠悠扬扬飘向远方。


写完啦!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和草物语》就此告一段落,就问你们甜!不!甜!

正文43949字,番外有空就写,目前预定的番外就两篇,一篇育儿手册,一篇日后谈,敬请期待哈~

哎呀明雅小朋友真是我的心头宝,博晴夫夫的儿子怎么想怎么可爱w

不过最后他爹为了偷亲晴明竟然把帽子盖儿子脸上,太过分了,明雅咬他![bushi

好啦碎碎念完了,最后还是感谢各位一路追到这里,我更新的这么慢你们还不掐死我真是太感谢了[土下座

我爱你们,下一篇见!❤

评论(68)
热度(364)

© 音玉沧🍵 | Powered by LOFTER